您的位置:

首页> 经验故事> 尖东猎艳

尖东猎艳

香港这过社会,只有钱和女人令我发生兴趣,而只要有钱,就不愁没有美女。当我认识到现实杜会这个
真面目之后,我便拚命的抓银,无孔不入的抓,三个月前我结算一下,原来银行户口已累积到二百多万。

  如果把这笔钱拿到市场投资,除了炒外币、买卖股票,此外根本无大作为。但炒外币现时已经是水尾,
买卖股票也非我的专长,朋友叫我炒楼,我对他说:“我不是这种人材,有道是‘不熟不做’,算啦!”

  一个月后,有个叫佐治的同学怂恿我搞一间模特儿训练班。

  他说:“我知你好色,摘这门生意除了有快钱赚之外,你还可以财色兼收,你不妨考虑一下。”

  佐治在我眼中是个“桥王”,他同时也是个“舞王”,虽然没有受过专业训练,但为人聪明,与一些超
模十分熟稔,结果我便接受了他的建议,租了一个单位,挂个招牌就摇身一变成为模特儿训练班的波士。

  招生要度桥,佐治不愧是我的死党,他帮我策划一切,连登广告招生的草稿,也替我包办,为了答谢他
,我委他为训练班总监。

  这档生意开业了两个月,报名的人不多,只有十几个“暑期”女学生,她们都是虚荣心重的时代少女,
以我们的条件、社会人际关係,根本很难培养她们成材。

  一天晚上,我偕佐治去尖东一间卡拉OK酒廊宵夜,佐治问我:“你似乎对这班小妹妹的兴趣不大,你心
目中想玩甚幺娃娃?”

  我笑道:“初时我确有玩她们的打算,但现在我已改变了,这班小妹妹,我们只能利用她们赚钱,鱼舆
熊掌,那是不能两者兼得的!”

  佐治点头说:“我也有这个想法。”

  由于我们心意相通,英雄所见一样,我便对他说:“今后这间模特儿训练班我交给你打理,你是‘桥王
’,我绝对放心,赚到钱我们五五分账,你意下如何?”

  佐治说:“你把这个重担交给我,你岂不是很閑?”

  我说:“非也,捱了这幺多年,我都要好好享受一下,如果缘份到的话,让我识到个美女……”

  佐治说:“我明白了,好,我们就这幺决定,你玩你的、我做我的。”

  我们乾了这杯酒,便把视线集中到台上那个“小歌女”身上,她很年轻,看来不到二十岁,三围十分丰
满,样子很甜,肌肤嫩白。

  佐治见我看得入神,便说:“你要找的人似乎已找到了,我不想做电灯泡了,先走一步,反正我还要回
训练班看看。”他把话说完,随即离座而去。

  这时台上又奏起第二首歌,小歌女唱的是黑人女歌手韦莉.侯斯顿的名曲,她一边唱、一边把眼睛盯着
我,她的英文发音很準,一曲唱罢,便下台走近我身边说:

  “先生,可以请我饮杯酒吗?”

  “欢迎之至,”我礼貌地说,“看来我们真是有缘。”我随即站起身拉开椅子,让她坐下来。

  她向我介绍,她叫伊敏,是应届中五会考生,由于平日爱好唱歌,便趁暑假空閑到这里来练习,纯属业
余性质。我大赞她有歌唱天份,就这幺几句,奇妙得很,我们不但聊得十分熟落,且有一见如故之感。她喝
了两杯酒,我们东拉西扯的讲了一堆废话,她看看表,便对我说:“我要走了,有时间来捧捧场好吗?”

  我点头说:“当然。”其实我心想:捧场就不必了,上床就差不多。

  第二晚,我又去酒廊媾伊敏。

  一见面,我就立即打趣地说:“我们已经是朋友了,你认为是吗?”

  她用怀疑的目光向我看了一眼,说:“你想同我做朋友不难,但你要问过我的‘妈妈生’,因为我们是
住在一起的。”

  我一听便有所悟,大凡小姐与“妈妈生”同住的,必定“看”得很紧,因为“妈妈生”绝对不想旗下小
姐同人客谈情,以免影响抓银。

  一想到这里,我便对她说:“我和你做朋友,是私事,毋须惊动你的‘妈咪’,再说,有了她在我们中
间,反为不妙。”

  她吃吃笑说:“其实她不只是‘妈妈生’,她还是我的老师呢!”

  “她是你的老师?”我有点不解。

  她正经地说:“真的,我没有骗你,讲真的,我们的关係很特殊,她还是我的‘男朋友’,你信不信?”

  我讶然说:“听你这幺说,你们是两相好了,是不是?”

  她点了点头说:“可以这幺说,其实她的年纪也不算很大,我十九岁,她比我大五岁。”

  我为了讨好她,一面哄她、一面灌她饮酒。到了凌晨三时,她已经喝得半醉,当时我心想:“这正是我
‘深入虎穴’的良机了。”

  便把嘴凑到她的耳边说:“你喝醉了,我送你回家好吗?”

  她痴痴的看着我,良久方说:“好呀!”

  我顿时彷佛有点受宠若惊,立即召了辆的士,送她回香闺去。

  她住在美孚新村,这个单位约莫有五百多坪,屋内布置也算得上舒适清雅。我把她扶进房里,她半醉的
躺在床上,双眼半闭,胸脯随着呼吸一起一伏,媚眼半开,更添诱惑。此时我突然色胆包天,便俯身轻吻她
的朱唇,她没有反应,任由我吻完再吻。

  当我再轻吻她的粉脸时,她突然把眼张开,无限风情的笑了笑,却没有说甚幺,我知道,她是向我暗示
,鼓励我向她再进一步。

  一想到此,我便不再迟疑了,立即向她最迷人的部位动手脚,一边吻一边抚摸,她马上有反应,鼻孔也
开始唱起歌来,这首歌,唱的仍是韦莉.侯斯顿的名曲。我本能地替她脱去衣服,她显得非常合作,任由我
摆布,直到把她身上所有衣物除得一乾二净,她才指指我说:“你为甚幺不脱?这样不公平!”

  她说时把腰一弯,坐了起来,把我拉近床沿,为我脱衣除裤。

  顿时间,我们都变成两条肉虫,她浑身洁白,肤色之幼滑白嫩,是我平生仅见。她的乳房并不大,约莫
卅四寸左右,但那个浑圆的丰臀,看来足足有卅六寸。

  她玉体横陈的躺在床上,简直像个小女神,看得我砰然心动,心房不断加速地跳,胯间阳物指天翘起。

  她笑咪咪的凝望着我,好一会才说:“你的身材顶结实的,我果然没有走眼。”

  我移近床沿说:“还有呢?”

  她睨了我一眼说:“你的小弟弟外型也很美,现在静止时有三寸多,如果兴奋起来时,我猜起码有六寸
,有没有猜错?”

  我坐近她身边说:“你猜错了,我的弹力,不!应该说是膨胀力很强,不瞒你,它亢奋时足足有七寸半。”

  “哗,那幺利害的!”

  她半信半疑地伸手过来抚摸一下:“它这幺厉害,岂不是要了我的命!”

  我躺到她身边说:“不会的,它只会给你快乐,绝对不会令你痛苦。”

  她立即一下翻身,把头俯伏在我两腿之间,双手捧着我那根肉棒抚吻起来。

  她的舌功令我深感奇怪,她只是十九岁,而且还是个未毕业的会考生,竟然有此惊人绝技,不得不令我
大为惊奇,但当我一想到她原来还有个老师兼妈妈生,我就明白过来了。

  她那条灵活的小舌,由上而下,又由下而上,不断环绕着我的“祠堂”周围作出有规律的舐吻,有时舐
到探处,却把我的“小弟弟”一口咬实,送进深喉,啜一会,又把它吐出来,然后轻轻的又咬咬,这种口技
,简直令我叹为观止。

  我见她如此卖力,自然也要向她回敬了,当我双手向她的两个竹笋型乳房轻轻搓弄时,她竟然不停地扭
动着腰肢,“依依哦哦”的叫了起来,这是获得快感的反应。我心想:时候已差不多了,春宵一刻,现在正
是良机啦!一想到这里,我立即轻轻推开她,再来个鲤鱼翻身,手提肉棒便向她的“玉门”挺进。

  只见她大叫“哎哟”一声,一条足足有七寸半长的肉棒,剎那间便被她没收了,而且不断款摆柳腰,大
声的叫起床来。她的叫床声真是妙绝,听来令我砰然惊慌,分不出她到底是痛苦还是快乐,至此,我本能的
便把节奏缓慢下来。

  她立即张开双眼,说:“你怎幺了?”

  我向她解释说:“我以为弄痛了你。”

  她伸手推我一推,说:“快!用力点,我舒服死了,快爆炸啦……”

  我也懒得回话,马上挺腰运劲,插呀、插呀……一轮急劲狂沖,她的叫声也越来越大了,五分钟后,我
忽然浑身一颤,已知不炒。

  她大声说:“不要动,抱实我,我爆炸了。”

  我紧抱她说:“我也爆浆了。”

她的媚态,令我不忍放手,这次交手,的确令我感到无限销魂刺激。

  就在这时,我忽然听到门外有脚步声,我呆了一呆,心想:莫非是甚幺人进来了?这时已经有人推门入
内,我回头一看,原来是伊敏的“妈妈生”伊黛,她打扮得十分冶艳,只见她把手袋向沙发一丢,就向伊敏
说:“打令,是他强迫你,还是你愿意的?”

  伊敏说:“是我带他回来的。”

  伊黛冷冷的望我一眼:“算你够运,否则我会打电话报警,告你强姦我的学生,还不快起来?”

  其实她不叫我也会起身,当我站起身时,便见她立即伏在床上,抱着伊敏说:“乖乖,男人是不可靠的
,听我话,只有我才会令你开心、满足,告诉我,是不是?”伊敏顿时好像被催眠那样,不断点头。

  我连忙把衣服穿起来,相反的,却见到伊黛把衣服一件件脱去,她好像有意在我面前表演她的功力,先
把伊敏抱进怀里,然后……

  她的动作十分奇特,所用的手法、舐吻,每一个招式,都好似男人对女人的前奏功夫一模一样,不同的
是她那条舌头彷佛比男人伸得更长、更为灵活。

  伊敏经不起她的轻抚舐吻,几分钟后,她立即又再作出本能的反应了,只见她不停地扭动腰肢,好像显
得异常饥渴似的。

  伊黛回头望望我,说:“大色狼,你看我的功夫比你强吗?”

  我故意逢迎她说:“你的本领真强,真了不起,今日一见,果然令我大开眼界。”

  她一面埋首施为,一面回应我说:“你是否有舆趣加入大战?如果有兴趣,那幺过来吧!”

  我摇头说:“不,我够了,我只想看看你的绝技,你不会介意吧?”

  “不会,”她笑笑说:“那幺你看个够吧。”

  伊黛立即展示出她的“男性功架”,她每一招都十分雄劲,虽然没有一棍在手,但表演得依然十分出色
,这是我第一次目睹两个女人“磨豆腐”的奇景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溜走,我一面看、一面觉得出奇,疑问是何以两女在磨,少了一条棍子,竟然也可以获
得无比享受?过去我一直感到疑惑,但今日一见,我始恍然大悟。直到伊敏突然尖叫,连续地“啊啊”连声
,我知道,她的高潮已经完了。

  伊黛这时已经站了起来,说:“乖乖,男人没有这个本颌,只有我才可以给你百分之百满足,是不是?”

  只见伊敏不断地点头,她驯服得像一头羔羊,令我觉得十分好笑。

  这时伊黛又对我说:“下次如果你要和伊敏上床,事前一定要问过我,徵得我的同意,知道吗?”

  我笑着说:“但,如果我想和你……”

  她摇头说:“我最憎恨男人,天下间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,你刚才已见到了,没有男人,我同伊敏一样
快活吗?”

  伊黛虽然是个美女,只是太冷了,就算和她上床,相信也不是味道,事实上,她根本没有女人味。

  我走时本想向她们说声再见,但见她们两人依偎得那幺陶醉,也懒得惊动她们,唯有静悄悄离去。这次
奇遇,实在太不可思议了。